古驰故事人物&活动

No Space, Just a Place Eterotopia

策展人兼作家Myriam Ben Salah为这场在大林美术馆举办的新展览拉开序幕,这次展览由Gucci赞助,是古驰胜地(Gucci Places)网络中的一站,展览场地覆盖这座美术馆的多个楼层,为首尔丰富的人文景观和现代艺术环境锦上添花。

  • 请您谈谈这场展览背后的理念,“异想空间,方寸乾坤”是怎样诞生的? 
    这次展览反思了“另类空间”的理念,也就是异托邦(eterotopia)。当今这个时代似乎在敦促我们给予这种“另类空间”全新的定义,不仅仅涉及到物理层面,还涉及到精神层面和意象上的比喻,开创不同以往的理想未来,在人与人之间、人与周边环境之间形成全新联系。
    社交媒体和快速沟通工具的出现让任何人似乎都可以随时现身任何地点——至少在我们迄今已知的世界里就是如此。这种潜在的普遍性促成了同一化,无形之间降低了人们“跳脱常规”的思考能力。为了形成新思潮,在人与人之间、人与地球之间形成新的关系,这样一个不同于我们已知的任何空间且充满隐喻的乌托邦空间不可或缺。
    这场展览就体现了这些元素。它以首尔的另类艺术空间为蓝本,从更全面的角度反思了另类叙事风格的含义所在。
     
    这场展览是如何融合首尔的现代艺术环境的?
    在第一次到访首尔之前,我向朋友和同事征求了很多会见对象和讨论内容的建议。我很快就了解到,首尔的艺术界堪称欣欣向荣,由艺术家或者策展人运营的独立艺术空间为数众多,这些空间本身是主流艺术机构或者以市场为导向的艺术界的另类补充。从历史上来看,这类另类独立艺术空间往往归类为地下场所,分散在被主流所遗弃的门店、阁楼、仓库和其他地点。这些艺术空间所推广的作品通常与政治活动、实验艺术相关,更多地关注艺术层面的不同声音,而非商业可行性。我有幸见到了艺术家兼策展人InYoung Yeo,他成为了我们这个项目的策展顾问,也是他让我认识到这些建筑在当地和国际艺术生态系统中的重要价值。在这些空间中创作也让我有机会去认真反思有关“另类空间”或者“异空间”的更加广泛、更具隐喻意味的含义。
     
     
    这个展览项目从两个相互交织的角度展开:一方面,我们与InYoung Yeo和Lucrezia Calabrò Visconti(项目助理策展人)共同选择了首尔不同世代的艺术家主理的独立艺术空间,选择的重点是以新兴艺术形式、艺术辩论以及建设当地思潮社区为主题的独立空间。在入选的每个空间中,参与协作和支持的艺术家都通过相应空间提出了一项倡议,呼应了“异空间”(异托邦)这个总括性的主题,并深入探究了“另类”的含义,探索了少数群体心目中认同的事物,构想了新型的政治和审美关系。例如,Boan1942目前展出的是由艺术家Ryu Sungsil设计的多媒体作品,表明了这位艺术家对于新自由主义与韩国本土精神间关系的思索。Post Territory Ujeongguk目前展出的是由Kang Woohyeok设计的名为“月球不动产”(Lunar Real Estate)的作品,构想了在月球这个真正意义上的异空间中拥有地产的可能性,探寻了在乌托邦式企业内部发展出来的对立矛盾。这两个项目只是首尔诸多精彩项目的冰山一角。同时,我邀请了五位艺术家来呈现探寻相同主题的沉浸式作品。例如,常驻纽约的摩洛哥艺术家Meriem Bennani将重新创作她的作品《CAPS 派对》(Party on The Caps),这部科幻影片讲述了一座虚构的岛屿CAPS上假想居民的故事,这座位于大西洋中部的小岛是难民和“非法”穿越海洋和边境的移民的隔离之所。所有这些艺术介入作品都以生动的视觉影像和充满幽默感与魔幻现实主义风格的手法,质疑了循规蹈矩的主流强势观点的狭隘之处。
     
    “Proxenia”是什么意思?与这个项目有什么关系?
    Proxenia是古希腊的一种社交惯例,根据这种惯例,在外国大使到访时,城市中的一位举足轻重的市民将负责接待,促进文化交流。在Gucci发起的一系列项目中,Proxenia都是一项重要的价值主张。我认为,它与这个项目的有着十分紧密的关联,因为Gucci既是首尔大林美术馆的的客人,又是这次项目的主办方,邀请了这座城市中的10个独立艺术创作空间并为其提供支持,从而促进交流、对话和文化合作。
     
    “异想空间,方寸乾坤”对您来说意味着什么?
    这次展览对我来说非常重要,首先它让我有机会会见许多才华横溢的文化从业者,与他们开展合作。同时,这也是一次非常独特的经历,因为时下正值人类面临极大不确定性的非常时刻,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一非常时刻促使人类对不同的存在形式、消费方式以及对周边环境的保护方式产生了更多思考。艺术能够在前卫思想和主流传播意识之间形成摩擦点。从这个意义上说,艺术在社会进步或政治思想方面总是超前一步;艺术能够融合人们心目中的“边缘”思想,使其形成一种大众意识。因此,我很高兴这次展览能够全力以赴地展现这方面的意图:播撒下思想的种子,并且有机会引发辩论和交流。

OLIVIA ERLANGER, IDA, IDA, IDA!, 2020. EXHIBITION VIEW, NO SPACE JUST A PLACE, DAELIM MUSEUM, SEOUL (2020)

CÉCILE B. EVANS, WHAT THE HEART WANTS, 2016. EXHIBITION VIEW, NO SPACE JUST A PLACE, DAELIM MUSEUM, SEOUL (2020)

MARTINE SYMS, NOTES ON GESTURE, 2015. EXHIBITION VIEW, NO SPACE JUST A PLACE, DAELIM MUSEUM, SEOUL (2020)

LEE KANG SEUNG, COVERS (QUEERARCH), 2019/2020. EXHIBITION VIEW, NO SPACE JUST A PLACE, DAELIM MUSEUM, SEOUL (2020)

MERIEM BENNANI, PARTY ON THE CAPS, 2018/2019. EXHIBITION VIEW, NO SPACE JUST A PLACE, DAELIM MUSEUM, SEOUL (2020) 探索

相关故事
分享
  • 微信
  • 微博